新闻简讯
通知公告
科普之窗
教育研究
招贤纳士
洗不尽的铅华

洗不尽的铅华

“宝髻松松挽就,铅华淡淡妆成。青烟翠雾罩轻盈,飞絮游丝无定。相见争如不见,有情何似无情。笙歌散后酒初醒,深院月斜人静。”

北宋政治家司马光除了会砸缸、能写《资治通鉴》、严于自律之外,也有着对美人真情流露的一面,这首《西江月》中,他描写了一位美丽的舞姬,头上云髻松挽,脸上淡涂铅华,身姿轻盈曼妙。词里提到的铅华,是用铅经过特殊加工而成的粉末状化妆品,具有美白之功效。我们常听到“洗尽铅华”这个词,原意就是洗去脸上的妆容,引申为从世俗虚伪中脱离出来之意。

铅是一种常见的金属元素,它的熔点低,易于冶炼、延展性强,容易铸造、耐腐蚀、光泽美丽,是人类最早使用的金属之一,如古罗马帝国就对铅极度依赖,从餐具到玩具,从首饰到货币,铅制品随处可见,而铅桶储藏葡萄酒时不仅较其它材质容器的储藏时间更长久,还能让葡萄酒更香甜(酒与铅发生化学反应形成醋酸铅),更是让整个帝国都沉醉在铅的美好中,其它材料只好尴尬地表示“那我走!”。

在我国,早在商代就已掌握了制作铜铅合金的工艺,如1969年美国弗利尔美术馆对30件商代青铜酒器进行化验,其中成分的平均比例是铜占77.2%,锡占12.5%,铅占7.2%。商代之后对于铅及其化合物的研究运用更加详细,如在万物皆可为药的《本草纲目》中,就记载着“金公变化最多:一变而成胡粉;再变而成黄丹;三变而成密陀僧;四变而为白霜。”,金公即古代“铅”字的写法“鈆”拆分而来,四变为铅的四种化合物,胡粉是碱式碳酸铅,也就是前面提到的铅华,颜色白皙细腻,用于化妆时糊脸上,故名“胡”,并非西域舶来之意;黄丹为黄色氧化铅,煅烧后可生成红色四氧化三铅(红丹),用于炼丹或外用杀毒,以及制作松花蛋;密陀僧也是氧化铅,用于消肿杀菌;白霜即醋酸铅,又名铅糖,除了让葡萄酒更甜美之外,在我国古代用于止血解毒和炼丹。


铅不仅用途广泛,而且在自然界分布广泛,世界各大洲都有产出,目前已知的含铅矿物大约有60多种,其中方铅矿是最重要的,因为含铅量高达86.6%,此外,方铅矿产于中低温热液矿床和接触交代变质矿床中,不仅常和黄铁矿、闪锌矿、黄铜矿、石英、方解石等共生,还经常混有银,某些含银量高的矿床中,炼银的收益甚至远超炼铅的收益,也是银矿的重要来源之一。

不过,作为一种有毒性的金属元素,铅对环境和健康的危害也是显而易见的,比如前面提到的罗马帝国,其灭亡与滥用铅也不无关系。如今,我们依然要用到铅,甚至在很多领域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,如制造铅蓄电池。对于铅的使用,就好像涂在人类文明的脸上却洗不尽的铅华,既然洗不尽,至少,不要用它糊一脸。

 

 

留言评论
留言专区
返回顶部